当前位置:首页 / 景洪资讯 / 社会万象 / 正文

揭秘西双版纳州各区文化传说

        西双版纳地区的佛门弟子传说,“景洪”一名是佛主释迦牟尼命名的。据说,释迦牟尼依菩提树修行获得正觉成为佛主以后,便云游四方讲经播教。救苦救难的佛主,经过千辛万苦来到勐泐地方,深入各村各寨,打坐讲经,弘扬佛法,普度众生。为使傣家皈依佛门,佛主的足迹踏遍了勐泐的山水水水。佛主白天讲经,夜里赶路,异常辛苦。当他翻山越岭进入景洪坝子看到傣家人居住的城池时,黎明之晨恰好降临。于是,佛主把眼前的城镇叫做景洪—黎明之城。

(2)勐腊

释迦牟尼成佛以后,四处云游讲经传教。有年春末夏初,他翻山越岭来到如今的勐腊坝子。人们听说佛主前来讲经,便从四面八方赶来,围在他的身边听他讲解佛教经典。由于前来听经的人太多,他只好原地打坐,放大声音讲经。那天,他从太阳出山时一直讲到烈日当空,热浪蒸腾,浑身流汗。由于大声讲经,早已口干舌燥。但听他讲经的人却毫无察觉,谁也没想到送茶水。直到释迦牟尼讲得嗓子发哑时,有位老人才给他送来一杯浓茶。释迦牟尼接过茶水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,听他讲经的人,见到茶水也想起找水解渴,一时人群大乱。释迦牟尼见状,便将杯中未喝完的茶水泼在坝子中间,用手顺着坝子一划,泼出的茶水在顷刻间就变成一条清流顺着坝子流淌。人们看见坝子中突然出现了一条水质清澈的河流,立即捧起河水畅饮。由于河水系释迦牟尼泼出的茶水所变,人们便把那条河称为南腊河—茶水河。茶水河流经的这个平坝也随之有了勐腊(茶水河流经之地)这个地名。


(3)勐龙

相传,佛主释迦牟尼到勐泐讲经传教时,曾经几次进入如今的勐龙坝子。他第一次到勐龙坝子讲经的时候,不论到那个村寨都遭冷遇。一天,佛主到如今塔糯庄龙所在地打坐讲经。起先,前来聆听的人很多,当佛主正在详细讲解经典时,有个男人跑到讲经之地大喊大叫,说河里出现了很多大鱼大虾。正在听经的人听到消息,便四散回寨,提着鱼网,抬着罩,背筐挂篓,一齐拥向河中捕鱼捞虾,把打坐讲经的佛主及其弟子抛在山丘顶上。
又一次,佛主带着弟子到一个叫景龙寨的村子讲经。这次也和上次一样,开始讲经时,前来听经的人不少,佛主打坐的地方围满了男女老少。佛主见状,心里高兴不已。他立刻双手合十,双目微闭,滔滔不绝地讲解佛教经典。他讲完一部经典,喝几口茶水润了润嗓,正准备讲另一部经典时,一个青年男子气喘吁吁地跑来高声呼叫:“河里的鱼成群结队地抢水了,快去捕鱼吧!”静听佛主讲经的男女老少,突然骚动起来,人们纷纷跑回家去,带上捕鱼捞虾的工具,你追我赶地跑到河里捞鱼摸虾。佛主见人们只顾捕鱼,对他那样傲慢不尊,感慨万分地说:“这里的人做事太过分了!这些不讲分寸的人,不是聪明得过了头,就是过分的愚昧。这地方莫非就是勐龙(做事过分之地)吧!”从此,这个坝子便有了勐龙之名。

佛主虽然几度遭到冷遇,但他仍然三番五次地进入勐龙坝子,耐心地向人们传播佛教思想,一次再次地讲解佛经,终于使那一带的人幡然悔悟,全部皈依佛门,成为佛教的忠实信徒。


(4)勐仑

民间传说,释迦牟尼到如今的勐仑坝子传播佛教时,一路跋山涉水,走的都是崎岖坎坷的山路。当他走完山路进入勐仑坝子时,只见丰茂的野草如绿绒毯般铺在平坦的坝子里。他在坝子中的草丛中行走时,如履绒毯般柔软舒服。一天,他在一处绿草极厚的地上打坐讲经,从早到晚都坐在原地不动,他觉得臀下土地软如棉毯。讲完经后,佛主手摸草地赞叹说:“这地方绿草丰厚如棉毯,名字就叫勐仑(柔软的平坝)吧。”于是勐仑这个地名便一代接一代地流传下来。


(5)勐罕

橄榄坝又名勐罕,这个地名据说是佛主赏赐的。民间传说,勐罕一带的傣族十分崇拜佛主释迦牟尼。人们听说佛主勐泐传教的消息后,日日翘首仰望,希望佛主早日光临他们居住的地方,聆听他的教诲,早日皈依佛门。

一天,佛主跋山涉水,终于来到了橄榄坝。人们听到消息便纷纷前来迎接,妇女们抱着自己纺织的白布“费罕”来恭迎佛主。为了表示对佛的虔诚,她们把“费罕”展开铺在释迦牟尼必经的小路上,让佛主踩着白布前行。由于路长布少,无法一次铺到村寨。因此,人们只好前边铺,后边卷,把卷起来的“费罕”拿到前面重铺,如此反复铺、反复卷,让佛主踩着“费罕”进入村寨讲经。这事使佛主感动不已,为让后人记住当年人们用白布铺路恭迎佛主的事,佛主特给当地赐名勐罕—边卷“费罕”边铺路的地方。


(6)勐阿

民间传说,释迦牟尼创立佛教以后,便带上一班高徒周游各地,到处讲经传教,足迹遍布西双版纳的村村寨寨,山山水水。一天,释迦牟尼翻山越岭来到如今的勐阿坝子传教讲经。他走到如今的曼本寨附近时,已是饥肠辘辘,又饿又渴。他无力地坐在一株菩提树下,等待人们来朝拜施舍食物。那时候,勐阿一带还没有佛寺,人们也不知道披着袈裟的释迦牟尼是佛主。寨子里的人抬着锄头,挑着竹箩,围着闭目打坐的释迦牟尼观望了一阵以后,说说笑笑地下田劳动去了。释迦牟尼和他的弟子坐在树下等了半天,也不见一个人前来问候,更没有人来献茶献饭。释迦牟尼遭到这番冷遇,心里有些生气,他对弟子说:“这个地方原来是勐昂(傲慢之人居住的地方),所以人们才这么傲慢啊。”从那以后,这个平坝便有了勐昂一名。

当天,由于无人前来关照,释迦牟尼的弟子只好端着钵盂去化缘。有位好心的老人送给他一筒白米,那弟子只好无可奈何地生火煮饭。他在钵盂里加上清水,放在火塘上烧煮。不一会儿,沸腾的米汤从钵盂里喷出来洒在地上。他们便把那个村寨叫做曼播(米汤泡沫外溢之寨)。

据说,钵盂里的米汤泡沫,边溢边冒。释迦牟尼的弟子见米粒与米汤一起翻滚外溢,生拍钵盂里的米粒损失,便急忙到附近的河中打来一碗冷水倒进钵盂,正在沸腾的米汤温度骤然下降,停止沸腾。释迦牟尼感叹地说:“这河中清水原来是南阿(意为可以使沸腾的水停止沸腾的水)。”从那以后,那条河流便有了南阿一名。

释迦牟尼受到冷遇以后并不灰心,他仍然带着弟子走村串寨,弘扬佛法。傣族群众皈依佛门以后,对佛十分虔诚。此时,释迦牟尼才明白当初人们对他不理不睬,并非态度傲慢。于是他便把勐昂的那个昂字改为阿字。后来,人们渐渐忘却了勐昂这个地名,给后人传下了勐阿这个名称。


(7)西定

很早很早以前,如今被人称为西定的这个地方,是布朗族的聚居地。深山老林里,分布着四、五个布朗山寨,山寨里的人主要靠打猎和种山地度日。

佛教产生以后,佛主释迦牟尼云游四方讲经传教。他来到西双版纳以后,不辞千辛万苦,寻找人们居住的村寨,向人们讲解佛教经典,要大家皈依佛门。佛主在坝区传教时,听说大山深处居住着一种名叫布朗的民族,便跋山涉水去寻找布朗族居住的地方,决心劝导布朗族群众皈依佛门。据说,佛主带着几个弟子跨过曼杭混,进入勐遮坝,在勐遮坝子边缘的深山密林里寻找布朗族的住地。他们翻山越岭、涉水钻林,哪里有炊烟便到哪里寻找。风餐露宿地找了几天以后,终于在一个深山谷里发现了一个布朗族群众居住的山寨。寨里的人住着低矮的竹楼,穿着破衣烂衫,对人十分和气。人们听说佛主跋山涉水、忍饥挨饿地来到山寨传经,有心好好地招待佛主,但家家一贫如洗,拿不出什么东西作为礼物,只好拿出定琴,拉琴恭迎佛主。佛主本来不喜欢吹拉弹唱与娱乐,但见人们出于诚心,只好静心听布朗老人拉琴。他听完拉琴以后,便对前来恭迎他的人说:“你们这里的人这么会拉定琴,今后就叫这个地方为西定(意为拉定琴)吧!”从此,人们便把这一带山区叫做西定。据说,当年布朗老人拉定琴恭迎佛主的地方,就是如今布朗西定村寨的所在地。

(8)勐海

民间传说,勐海坝子原来叫做勐亥(意为丢失猎狗之地)。那时候,勐海坝子人烟稀少,坝子里野兽极多。有位喜欢打猎的人,带着一只猎狗到勐海坝子打猎,那追赶野兽的猎狗,不知是被野兽所伤,还是找不到归路,直到天黑也未回到猎人身边。猎人把猎狗丢失在此地以后,便称那片平坝为勐亥。

后来,勐亥地方人烟渐渐兴旺,坝子里出现了两大部落,两个部落的首领,一个叫岩海,一个叫岛白。两个首领都英勇善战,武艺高强。岩海有避刀避箭之术,岛白有挥手挡箭之法,能腾达飞跃,机智灵活。两位强人,不仅不服对方管束,而且都想征服对手,让对方称臣纳贡。因此,两个部落经常你攻我打,争斗不断。但双方争战多年,谁也无法将对方打败。足智多谋的岩海,见凭借武力不能征服对方,便改变方法,采用智取。在一次拼杀中,他佯装战败,愿意向岛白称臣,将部落里的大象、孔雀全部敬献给岛白,又把部落里那位美若天仙的卜哨(少女)献给岛白为妻,并决定赶一次大摆(赶摆意为娱乐性集会或庆典)恭贺岛白成亲。岛白不知是计,高兴万分,将婚礼的筹办工作全部交给岩海操办。

多谋的岩海在岛白面前毕恭毕敬,俯首帖耳,但在筹办婚宴时却暗做手脚。煮婚宴所需的米酒时,岩海和他的心腹,用两种原料煮了一种烈酒,一种淡酒,分装在暗暗打上记号的两种葫芦内;建盖举行婚宴的楼阁时,又在陈列、悬挂武器的竹墙上方开了一个天窗,暗设了钩吊刀枪、弓弩的机关。举行婚礼那天,岩海手下的人都赤手空拳,只让岛白的武士握刀持弓充当警卫。婚宴开始以后,岩海亲自敬酒。每次倒酒时,他把烈性米酒倒在岛白及武士的碗中,其他人喝的都是淡酒。岩海自己仅做个喝酒的样子,使自己的头脑一直保持清醒。

酒过几巡以后,岛白和他的武士被烈性米酒灌得渐渐发昏。因兴高采烈而放松警惕的武士,把手中握着的长刀、硬弩全挂在竹墙上,不停地猜拳行令,尽情地喝酒吃肉,个个变得昏昏沉沉。岩海和他的亲信佯装出一付醉意,东倒西歪、摇头晃脑地大吃大喝。当岛白和他的武士醉倒以后,几个暗伏在楼阁顶部的人,掀开天窗,用暗设的机关把挂在竹墙上的刀枪、弓弩全部钩吊上楼顶。然后,岩海突然发出一声呐喊,他那些佯装酒醉的亲信一跃而起,将岛白及其武士按倒在地,全部擒获捆牢。英勇善战的岛白,没有丧身疆场,却为美女而掉了头颅。

岩海用假降与美人计战胜岛白以后,征服了勐亥一带的大小部落,使勐亥成为自己统辖的地盘。从那以后,勐亥便演变成勐海—岩海的领地。

岩海成为一勐之主以后,修建了一座称为景龙的城池,被百姓尊称为召(主子或官),称为召相海。召相海的这块领地,曾经遭受过许多异族的入侵,但因召相海武功高强,又有避刀箭之术,入侵者无一不败在他的手下。后来,勐泐地方又遇强敌入侵,勐泐王令召相海前往御敌。他骑着白象冲入敌阵,把入侵者打得七零八落。敌人见这位骑着白象的人,刀砍不进、箭射不伤,心里十分奇怪。他们找到一位摩祜拉(会巫术的人)请教,摩祜拉反复卜算,弄清了召相海不畏刀枪的原因。入侵者按照摩祜拉的指点,用蘸有妇女经血的箭矢射击召相海和他骑的白象,破了召相海的避箭术。召相海被血箭射伤以后,仍在敌阵中猛冲猛打,终于将敌人赶出边境。但因白象和他多处中箭,流血太多,在凯旋返乡时,终于都死在途中。手下将士含悲忍泪,把召相海和白象的尸体运回勐海,将召相海葬在一条小河的上游。人们为了纪念召相海,把那条小河叫做南海河。勐海与南海河的名字便一直流传至今。



0

西双版纳信息港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西双版纳信息港)”的稿件和图片作品,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2、如因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们,我们尽快给您处理。

※ 有关稿件版权及合作事宜请联系: QQ :12043006

下一篇:勐海县部署推进“不作为 乱作为”问题集中整治

上一篇:美味佳肴撩人醉 ——西双版纳《饮食文化》介绍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
自定义Html广告